趙薇與「共同富裕」有何關係?從藝人「被消失」解讀中國新政策


文 / 邱莉燕    攝影 / 邱莉燕   

2021-09-01 瀏覽數 18,750+

圖/大陸藝人趙薇。取自微博

大陸藝人趙薇突遭全網封殺,同一時間段,「劣跡藝人」鄭爽因逃漏稅被罰2.99億元人民幣,這些風暴其實早有預兆,與北京當局力推的新政策「共同富裕」有絕大關係

現在大陸的百度、微信、微博搜尋關鍵字「趙薇」,已經再也找不到任何內容,只剩標題。趙薇主演過的影視作品,也已將之除名。知名藝人「被消失」的原因未知,眾說紛紜中一派的說法是因為「通過資本市場,不當取得某些利益。」

另一位「涼涼」的大陸藝人鄭爽,早先就爆出「代孕棄養」風波被踢出娛樂圈,卻在8月28日被罰2.99億人民幣,罪名便十分清楚──逃漏稅。

兩樁事件幾乎同一時間段發生,輿論無不歸因中國網信辦從6月起雷厲風行開展的「清朗」專項行動,國家出重拳整治娛樂圈、傳媒圈和遊戲圈亂象。

然而,嗅覺更敏銳的企業界人士,會將之聯想到北京當局在2021年以來力推的「共同富裕」新政。

一位上海金融機構人士拿出粵開證券一份《大棋局:中國的貧富分化與共同富裕》的研究報告,其中分析了這項新政未來的三大方向、11條改革舉措,他指著其中的第三頁,上面的辦法赫然寫著:「抑制娛樂行業畸高收入。」

共同富裕也要取締非法收入

如此大剌剌指名特定行業,顯示共同富裕關注的層面,滲透到了底層細節,遠非《華爾街日報》、BBC等眾多外媒集中解讀為「殺富濟貧」「名為鼓勵,實為強迫大企業進行慈善捐款」「把大公司描述為惡棍有其風險」「大型私企或成為中國貧富不均的替罪羊」,所寫的這麼單純。

檢視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8月17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的發言,以及各類衍生的研究報告,可以歸納出,共同富裕的目的,是為了消除懸殊的貧富差距,其實更深層的意義,還包含著促進階級流動、代際流動。

圖/中共總書記習近平。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官網


達到共同富裕的方法之一,是透過「三次分配」,其中也強調的是取締非法收入,而不是只有鼓勵慈善捐款。

什麼是「三次分配」?

第一次分配,是由市場按照效率原則進行的收入分配。第二次是由政府按照公平和效率的原則,通過稅收社會福利等所進行的再分配,第三次是在道德力量的推動下,透過個人自願捐贈而進行的分配。(MBA智庫百科)

「在我看來,共同富裕比較多的是怎麼促進社會公平正義,」一位在大陸做了20年生意的台商認為,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所討論的內容其實很廣,共同富裕只是經過簡化的一句標語。

這位台商進一步表示,共同富裕除了要加強監管娛樂明星的高收入,也提到了怎麼合理調節貧富差距、增加低收入人群的收入,怎麼擴大中等收入,「在原來脫貧奔小康的基礎上,再往上踩一個台階。」

可以預見的是,當共同富裕的大旗在風中獵獵飛舞,大陸官方勢必將加強監管各種不當財富的積累,同時抑制娛樂奢靡之風。甚至會擴及網紅、直播帶貨等新型個人收入所得的徵收管理。

公平正義引發企業界震盪

這種「追求公平正義」的思惟,甚至可以往前追溯至一連串針對互聯網巨頭、補教業等公司的重鎚處置。

首先是以反壟斷的名義,向平台經濟開鍘。

2021年4月,阿里巴巴因「雙十一規定商家只能在天貓或京東之中二選一上架」,被開罰182億人民幣。隨即,騰訊音樂則被政府要求「開放版權」,因為寡占了88%的市場。

充滿正義感地打擊市場寡頭之後,官方接著頻頻出手,輪到運輸、教育行業迎來「深刻調整」。

7月,世界上最大的叫車服務平台、滴滴出行,被中國網信辦勒令下架25款網路叫車App,理由是違規收集使用用戶的個人資訊。這似乎呼應了共同富裕所倡導的「從對資本友好轉向對勞動友好」。

圖/取自滴滴官網


更能彰顯共同富裕想達到的社會流動理想,則是7月底施行的雙減政策,亦即「減」少學生作業、「減」少校外補習,避免高收入家庭、城市居民等教育優勢族群,影響到下一代前途發展的不平等。

然而「雙減」一出,立刻讓補教業遭受無差別攻擊,大陸規模最大的英語培訓公司、新東方,一夜蒸發385億人民幣,未來還可能面臨下市的下場,因為新規定是課後補習班公司不得上市。

巨頭公司「從小甜甜變牛夫人」

「匡扶」公平正義的作為,固然贏得民間熱烈掌聲,卻也直接翻轉了大陸的營商環境。

香港藝人周星馳《西遊記》系列電影中,鐵扇公主對至尊寶說:「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時候,叫人家小甜甜!現在新人勝舊人,叫人家牛夫人(鐵扇公主後來嫁給牛魔王)!」

精彩片段,如今被拿來形容大陸巨頭眼下的處境:當初吹捧這些網路新貴的創新變革,如今做大做強後就成為狙擊目標,從被造神到被打壓,都是同一批人。

值得玩味的是,大陸中小企業跟中產以下的老百姓,對於共同富裕「調節」大公司一事,反倒是樂見其成。

時常往來兩岸的凱博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上市項目總監梁祥賢,便發現一個現象—-大陸的互聯網巨頭公司愈來愈大,壟斷愈來愈強烈。以餐飲業台商為例,平台愈來愈大,台商的產品若不上平台就賣不出去,平台回扣從15%,一路漲到現在的25%:「中小企業很受影響,沒在大公司上班的年輕人,路也被斷光了,沒有出頭的日子。」

「這也是為什麼中央財經委員會會議,依舊要堅定地扶持中小企業,」梁祥賢提醒。

圖/中共期待「共同富裕」政策能弭平貧富差距,但監管手段卻引發爭議。圖為中國大陸建國70週年紀念常設展。邱莉燕攝

大陸或將開徵遺產稅及贈與稅

鼓勵慈善捐款,是共同富裕政策中頗受爭議的部份,騰訊控股在中央財經委員會之後,旋即宣布將投入500億人民幣,啟動「共同富裕專項計畫」,後續福耀玻璃等企業一一跟進,積極響應中央政策。

「檯面上,企業捐贈都說是自願,」在大陸生活20年的台商直言道:「但中國一直都有很強的計畫經濟的步調,再白癡的企業家都知道要跟著政策走。」

「上有所好,下必從焉」的政商生態,一大嚴重後果,是極有可能衝擊企業的投資意願。

8月10日,日本軟銀集團總裁孫正義便在第二季度財報會議上透露,儘管仍然看好中國市場的未來,但在管控加強的背景之下,需要進一步的觀察哪些領域的風險更小,在那之後再重新考慮投資,預計這個過程需要半年甚至是一年以上。

稅務專業的梁祥賢卻從另一個角度觀察,共同富裕主張的慈善捐贈,假使企業不捐贈,政府未必會加以處罰,或是變相找企業麻煩,未來極有可能採取捐贈節稅的形式。

共同富裕的精神,是通過各種政策和制度阻斷貧富分化的代際傳遞,稅制改革可望將是重要手段。

迄今,大陸也從未課徵遺產稅及贈與稅,梁祥賢判斷,到2035年大陸政府邁向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15年內,應該就會出台遺產稅及贈與稅的相關規定,「台灣遺產稅課20%,期待大陸會課到20~35%之間。」

縮短城鄉和行業差距,完善財稅制度,建立更具包容性的普惠金融體系,應該才是共同富裕的精髓。

※原文轉載自遠見雜誌/國際/兩岸版